红苹果交流 www.tk1234.net 已经启用新版
 
以下是广告连接,与本站无关。
红苹果图库 百度
腾讯 新浪
软件下载 发发心水
欣欣资料 惠泽社群
主题 :第四千五百九十帖 读《魏巍诗选》
中国读书达人
级别: 高手

楼主  中国读书达人 发表于: 2020-08-03 15:55
返回列表 | 返回首页 | 访问:

第四千五百九十帖 读《魏巍诗选》

  读书破万卷(4590)·《魏巍诗选》
  《魏巍诗选》,当代诗集。魏巍著。解放军文艺出版社1985年出版。作者事迹参见《读书破万卷(4581)<谁是最可爱的人>》。
  《魏巍诗选》共分《黄河行》、《高粱长起来吧》、《诗没有死》、《好夫妻歌》、《越过堡垒线》、《黎明风景》、《两年》、《红叶如海》、《美丽颂》、《火红的年月》、《橄榄树》、《井岗山漫游》等12辑和附录《〈黎明风景〉后记》、《诗与时代》。共收诗60多首。作者在《后记》中说:“这本集子里收的东西,很难说篇篇都能使人满意,但有一点是可以说的,即这里的每篇东西,都是作者的真情实感,不是硬写出来的,而是情动乎中才形诸笔墨。”作者又说:“我的诗作,除在战争中遗失的以外,主要的也就是这些了。”
  车尔尼雪夫斯基曾指出:“蒙胧模糊也能加强……巨大东西所产生的崇高的印象。”魏巍诗美意象的崇高审美化,显然是潜通冥会于此的。这里需指出的是,即使是在他指摘诗歌创作的时弊:“朦胧”得如同“蒙上的是黑布,让人猜,那就不行了”时,也未在一种倾向掩盖另一种倾向中否定“朦胧”诗美:“朦胧如果只意味着含蓄,象舞台上蒙上一层纱幕,还能看清,还可以。”而“朦胧”之中见崇高,自是别一诗旨,别一意趣。这正是魏巍诗美所追寻的审美个性。如意象遮盖式。出于同一机杼,但所取法者为时断时续、有露有藏、忽现忽隐的遮盖之法,使意象乃至意境于“朦胧模糊”之中见其魁伟,得其雄浑,显其厚重。谓“神龙见首不见尾”是也。此于中国诗学中之“隔”,似不无关涉。魏巍谈他的代表诗作之一《黎明风景》时指出:“这篇长诗… …我当时甚至有一种排斥故事性的偏见”;“我故意只以隐约的故事性来贯连它。”诗美意象乃至意境的“直浅露”失之于“小”,“曲深藏”则得之于“大”。庄周所言之“大美”,即崇高美也。再如意象“包孕”式。得意象包孕“能在我们内心唤起(或者自行显现)`无限'的观念的东西”(车尔尼雪夫斯基《艺术与现实的审美关系》)来赋予崇高审美内涵。“红火边坐一个巨人,/… …/山草呼啸中,/坐着的是我们的民族”。(《午夜图》)让战士的个体生命在身陷重围的万分危急之际,显示了慷慨赴死、泰然自若的民族浩然正气于“无限”!读之使人愀然动容,肃然起敬。其五,意象的“举重若轻”式。在魏巍建国后及至新时期的政治抒情诗中,将朴实之真理,寓于平实的话语之中,“极为朴素地说出一个真理,正因为这样,真理显得更朴素,几句平常话更具有力量,并富有诗意,`语不惊人',却有动人力量”。(刘岚山《抄诗杂记》)如“请把一个朴素的真理,/转告你们的大夫:/总有一天,/囚徒会变成自由人,/那些自由人也会变成囚徒!”(《礼物》)崇高诗美表现中的“举鼎绝膑”显出艺术力量或曰功力的穷窘,只有“举重若轻”才见大手笔,出大境界,若鹏徙南冥,水击千里,背负青天,翻动扶摇。以“大手笔”书“大境界”,自是一种落落大方的崇高诗美。
  诗美意象、意境的哲理化,是魏巍崇高诗美的个性特征的另一重要侧面。如果说,魏巍诗美的崇高审美 范畴或曰崇高审美形态化偏重于历史瞬间的寥廓空间感的话,那么,其诗美意象、意境的充满深邃睿智的哲理化,则偏重于历史纵深的邈远时间感,是崇高审美范畴或曰审美形态的诗美别一表现形式。这种崇高审美范畴或曰审美形态往往由艺术创造的审美对象挪移到审美主体身上,以一种无产阶级先锋战士的锐敏而犀利的批判,显示其沉雄、凝重的思想力量和光风霁月的高洁襟抱。在“一切都在竞争,竞争,竞争,/一切都在奔驰,奔驰,奔驰”(《街头》)的“同一”中,诗人察觉到了天壤之别的“差异”:“一些人为了更多的叮当作响的利润,/另一些人为了一块面包再加一块乞斯(即奶酪)。”(同上)在“教堂修得多么巍峨庄严,/就象高踞天宫俯瞰人间”(《教堂越大人越小》)中人的力量异化或曰物化为“神”时,于是宗教正是将“那些还没有获得自己或是再度丧失了自己的人的自我意识和自我感觉”(马克思《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变得“简直比一个蚂蚁还要可怜”了(《从教堂越大人越小》)。诗人还以深邃的洞察力,揭示了当代资本主义制度下的精神生产的异化之中,人自身同样被“异化”了:“在最新式的大楼上,/书架搭起的墙,/隔成了小方格,/宛如一个个蜂房。/一个庞大的知识分子集团,/就象稠密的工蜂”,而“人———那些象工蜂一样的人,一个个老了,瘦了,/象被榨干了的虾皮”。(《一座城》)就连高压线和落在上面的一群小麻雀组成的 “五线谱”,在起“风”了,当“高压线随着风/一摇,一摇”的时候,诗人也发出了切中肯綮,振聋发銭的弦外之音:“小麻雀,你今天要唱什么曲调?/是不是听见,/大千世界的流行曲,/也想赶赶时髦?”(《五线谱》)总之,魏巍以一个战士的高度警觉注视着这个大千世界诗美的崇高审美形态,是魏巍诗作的重要而突出的美学个性特征;其诗美的崇高审美形态化,为我们提供了可资借镜的艺术方法论的丰富内蕴。这是我们读了《魏巍诗选》、《红叶集》后一个最突出感受。
  魏巍的一些政治讽刺诗如《阿部中将的死》、《只能抱婆娘的村长》和《对话》等诗中的幽默特别是滑稽形态的诗美,往往是作为崇高审美形态的陪衬或烘托,以否定性的喜剧形式出现的。马克思指出:“历史不断前进,经过许多阶段才把陈旧的生活形式送进坟墓。世界历史形式的最后一个阶段就是喜剧… …历史为什么是这样的呢?这是为了人类能够愉快地和自己的过去诀别。”(《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卷第457页)而这种喜剧的表现形态或现象形式则是“将那无价值的东西撕破给人看。”这撕破无价值的东西或曰虚假面目的手的背后,便是不可遏制的历史发展潮流和正义的人民——这,正是崇高审美形态的巍峨化身。魏巍的政治讽刺诗如《对话——美军侵略黎巴嫩,其借口是:“保护侨民”》,正是以否定性的喜剧形式来呈现历史潮流和正义人民的崇高诗美的:“艾森豪威尔:/呵哈,原来是老朋友!/我能否问你们侨居在哪里?/生活可还优裕安稳?/是否有共产主义的侵略,/威胁你们的生存?/美国`侨民':/说起这儿的生活,既优裕,又安稳,/… …/只是这里的国境严森森,再不许我们回去见亲人!”当艾氏佯装惊讶地问:“咦!这是什么国家,这样骇人听闻!”之后,虚假和欺骗便撕破了它们“无价值”的面目,露出了“二花脸”的滑稽面孔:“说起这个国家,/一派阴森森,/总统是大名鼎鼎的阎君。不过他也说,是`自由世界'的一部分。”魏巍这种政治讽刺诗以幽默、讽刺乃至滑稽形态的诗美来衬托和显现崇高形态的诗美,无疑大大丰富了它崇高诗美的形式和内涵,也表现了魏巍创作个性中的幽默和讽刺才能。
  做为战士和诗人的魏巍,充满战斗勇气的诗情永远澎湃激荡,积淀哲人睿智的诗思永远喷涌流泻,是显现他崇高审美形态的诗美并使之永远壮美瑰丽的不竭源泉和无穷动力,也是他诗美个性特征得以独具艺术魅力并永葆其美妙青春的所在。
  魏巍独具个性的崇高诗美,是他做为战士和诗人的本色体现,是党的社会主义文学艺术的时代主旋律的高昂乐章。我们时代需要她,人民需要她!让她永远壮怀激烈,慷慨高歌吧!
  评:《魏巍诗选》六十篇,篇篇真情和实感。情动乎中形笔墨,战斗激情充满满。
  澎湃激荡荡诗情,睿智诗思如喷泉。壮美瑰丽力无穷,独具个性美无限。

www.tk977.com 〖红苹果资料收集网〗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 2000-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