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苹果交流 www.tk1234.net 已经启用新版
 
以下是广告连接,与本站无关。
红苹果图库 百度
腾讯 新浪
软件下载 发发心水
欣欣资料 惠泽社群
主题 :苏州耦园城曲草堂登之往事
毕明迩
级别: 高手

楼主  毕明迩 发表于: 2020-08-01 14:14
返回列表 | 返回首页 | 访问:

苏州耦园城曲草堂登之往事

  耦园东花园的主建筑,楼下一匾是城曲草堂,楼上相应位置,一匾是补读旧书楼。有些日子没去了,记得上次去,楼下是一间一间的,匾挂在中间一间,楼上是统间(相当于楼下三四间大小)。存在一个疑问:城曲 草堂,是指一小间还是指整座楼(楼上楼下十几间二三十间房)甚至整个东花园?补读旧书楼也有着类似问题。

   回想上世纪,一九三九年以后,我家曾住耦园十多年,说说当时情形,或许有助于上述问题的解答。那时候就有此二匾(不过后来楼上一匾不存,换了一个复制的)。不过那时楼上也和楼下一样是一间一间的,不是大通间。补读旧书楼匾额挂在中间一间,这一间,大小和楼下中间一间相当。那时候,这一间,是我父亲的书房,一九三九年到一九四零年,父亲在此读书写作,这段“历史”,后来被写入他晚年所写《八十忆双亲》和《师友杂忆》二书中,并被后人(近人)多种书籍报刊文字引录或转述。有的书中说到这补读旧书楼,说清朝时候,是原园主课读子弟的场所(此说法或与补读旧书楼文意不合)。原名补读旧书楼,应是一个书斋的名称,或者就是指的就是一小间吧。

  当年,最西面一间是卧室,第二间是儿童室,我们三兄弟住(那年,我小学三年级,他们四年级二年级)中间就是父亲的书房。 那时候,苏州比价地广人稀,整个耦园东花园,就我们一家住,那时还有祖母(父亲《八十忆双亲》书中记之颇详)、大伯母,堂姐妹等也曾住过多时(楼下),我们兄弟课余自习的地方则在东边的双照楼。祖母住楼下安乐国,大伯母等住楼下西边数起第二间,第一间则是父亲对会客室,后面有一小天井,中有一株山茶花。

   1937年卢沟桥事变前,我们全家住北平。战事爆发后,父亲随学校南迁,后在西南联大供职。一九三九年因《国史大纲》在上海商务印书馆付印,他离开学校到上海接洽等等,同时母亲带我们四个小孩从北平迁回苏州,并到无锡接 来祖母,一起住耦园东花园内父亲上海回来,一直在苏州住到一九四零年夏天,共在苏州有一年时间。当时知道,他回到后方,换到齐鲁大学研究所顾颉刚先生那里上班,不在西南联大了(现在知道,当时在耦园的一年,已经是接受了顾先生邀约,参加齐鲁大学研究所,所方同意他在苏州为齐鲁编写《齐鲁学报》等)。

   当年我们住这东花园,园内无其他住户,所有房屋多归我家使用保管,只有花园内东北角一座小楼空关,没有进去过,那时听说叫做“便静楼”。后来过了几年,耦园换了园主人,此楼有一位园主的亲戚入住隐居,我们也没有进去过。再往后,耦园作为公共园林开放,才上过这楼。一条楼梯上去,二楼有两小间(用楼廊连接)。这楼在园的东南角,东边就是内城河,南边隔开巷子也是东西向的小河,船只可以在此二河行驶,楼上可听橹声,故名听橹楼。所谓的便静楼,是因为其中一间有匾“便静宧”而得的俗称(也就是说,听橹楼,便静楼其实都是这一楼两间,有两名)。

   耦园西花园,也有楼称藏书楼,没有上去过,也不知道里面有没有匾额(有没有楼名)。在这藏书楼后面(北方),有一小楼,不过虽在园内,不属于园景,过去是园主(房主)佣仆住房(旧称下房),自成一个小院,楼下三间,楼上四间,一个小天井;现在作为工人工作用房,不向游人开放)、。七间房后面,还有厨房等附房,其实很可以住一户人家的(抗日沦陷期间,我家大小七人就曾住此几年,搬进去时原住户已搬出,那厢房门上,有纸糊的一幅对联“浮生若梦谁非寄,到处能安即是家”)。 前面说到,我们从 一九三九年入住耦园,东花园。后来因房产易主,老房客悉数搬出,我们家也在外面找房未果,后得新房东允许,搬到西花园后面小院居住。东花园和耦园内其他住房,进了一些新房客,多是新房主家乡的亲戚和他企业的高管的家庭等等,但是还是有不少空房的。

  “浮生若梦谁非寄,到处能安即是家”。这副对联不知其出处,后来我在叶圣陶先生夏丏尊先生合著的《文心》一书(或其他什么书)中,也见到这对联(在一位老师家中)。我们现在,或许不认同其上联,但下联的意思肯定可取:当年我们住这小楼小院,虽然比住大花园好像差多了,但是也安居了好几年,直到抗战胜利,父亲回苏(在江南大学和河南大学任教),才又搬回东花园(这次住房比上次减少,因为已经先有一家住户),一直住到五十年代大跃进前几年才搬出耦园,此是后话,就不多说了。

www.tk977.com 〖红苹果资料收集网〗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 2000-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