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苹果交流 www.tk1234.net 已经启用新版
 
以下是广告连接,与本站无关。
红苹果图库 百度
腾讯 新浪
软件下载 发发心水
欣欣资料 惠泽社群
主题 :献给 穿梭于 充满荆棘和鲜花的岁月里的 自己
Chokdy
级别: 高手

楼主  Chokdy 发表于: 2020-08-01 14:14
返回列表 | 返回首页 | 访问:

献给 穿梭于 充满荆棘和鲜花的岁月里的 自己

  我一路走 一路遗忘
  —— 记爷爷

  据说,爷爷年轻时,当过兵,也当过土匪,也应该读过一些书。因为小时候,每次去他家,会看见他读书看报,后来渐渐不见他看,可能年纪大了,视力不行。偶尔,还会把孙辈聚拢起来,出字谜。奶奶的疼爱,和他自己一门好手艺,爷爷过得,比其他老人好很多。

  爷爷有严重的重男轻女的封建思想,据母亲回忆,我刚入小学时,他就已经开始反对供我上学。父亲是上门女婿,所以从小,和爷爷相处的时间甚少。一直到初中,母亲外出务工,哥哥到远处上学,我和弟弟周末回爷爷家的次数变多。记忆起,他常常坐在火坑的主位置旁边,用很长的竹烟袋抽草烟,喝很苦的茶,生日是七夕,由于耳聋,很少和家人聊天。从来都是,我们几兄妹说说笑笑,他看着我们,弟弟经常幅度很夸张,他会皱着眉批评:“有什么好笑的,吃饭时不要说话,坐要有坐相。”每每这时,我们会马上收敛,看看他的脸色,然后,继续有说有笑。

  去他家做客,从不让睡懒觉,对孙子还好,叫几次,不起来,也就以生气结尾,哥哥他们继续睡到吃早饭的时间,接下来的一天里,爷爷从不提早上生气的事,仿佛没发生过。叫哥哥他们起床的声音,从六点爷爷起床,持续到十点左右吃早饭,每半小时一次的频率,整个村都听得见。有时,哥哥他们干脆装没听见,有时回答一声“起来啦”!然后继续睡。这道程序,年年上演,从来没使哥哥他们早起过,不知道为什么,还能坚持那么多年。如果是电影镜头的话,只需几十秒画面,然后加上一句字幕:“此场景,重复N次”,就可以完美诠释。五个孙辈中,就我一个女孩,两哥哥,两弟弟。旁人经常说我有福气,一个孙丫头,一定是爷爷的宝,我常常笑笑,不作答。我从小就乖巧,多不情愿,也不会赖床很久,起来帮奶奶做早饭。如果哪天赖床久了,爷爷一定会说上很久,我从不反驳,声音小了他听不见,声音大了费力,还可能会被教训说话态度不好,招来更多的教训。可能,这也是我不赖床的原因之一。

  最深最多的记忆,都是他的一句话:“丫头读那么多书做什么,以后都是别人家的。”这句话,我听过无数次,他逢人就说,无论我在不在场。到我高中的时候更甚,那时候,我的成绩很好,整个村子,有史以来,还没有出过高中生。我是我们村的第一个高中生,第一个大学生,第一个研究生。意识到这个严重的问题时,我在妈妈面前,嘚瑟了很久。
  什么时候,什么感觉,第一次亲自听见爷爷说这句话,已经无从回想。只记得,一个下午,下村的一位伯父来串门,刚好我和爷爷在家。伯父看见我就夸:“这丫头,读书可厉害了,您老好福气呀!”爷爷万年不变的不耐烦,顺口回答:“丫头读书厉害有什么用,将来都是别人家的。”当场,我眼泪唰得留下来,止都止不住。爷爷仿佛没看见,继续泡茶,倒是伯父,安慰我两句。其实很小起,就知道爷爷的观念,也不止一次,亲自听他说过这句话,早已习惯,不知为什么,那次特别伤心,原因已记不起来,但是那种伤心的感觉,至今记忆深刻。

  这种情况,直到到我上大学,才慢慢得到改善。爷爷不再说那句话,有次,还叫我好好读书。当时,感动了很久,骨子里,还是希望得到他的认可,虽然,我从来,都表现的无所谓。
  考上研究生之后,到县城去玩,住在朋友家,第二天回家之前,顺便买了一个行李箱。买完行李箱,时间已经很赶,和朋友匆匆忙忙地赶往汽车站。途经一个广场,朋友去取钱,在等她的间隙,回首,就看见爷爷,一个人,安安静静地坐在一旁,慢慢摇着蒲扇,没有聚焦的眼神,落向远方。旁边,很多老人围成圈子,热热闹闹地在打牌、下棋。心里一紧,没由来的伤感。突然发现,爷爷这几年,老得很快,很快;变得很老,很老。很想过去打招呼,可是,手里拿着行李箱,时间也来不及,以及,心里隐隐约约的疙瘩,犹豫很久,也没走近。站在人来人往的广场,中间隔着喧闹的人群,静静地看着远处的爷爷,很久很久。当时,很多想法蹦出来,已经很久没见过他了,如果上去打招呼,他看见我,会是什么表情呢,开心?惊喜?还是一如既往的平淡,平静。那年夏天,爷爷八十岁。

  两年之后,研究生毕业,最后一学期,我回长沙找工作,住在同学的学校。四月中旬的一个黄昏,宿舍就我一人,妈妈打来电话,告知爷爷去世的消息。我当场大哭不止,惹得妈妈哽咽。我很少哭,记忆里,大哭,更是从未有过。那个瞬间,有后悔,后悔没有经常去探望他;有惭愧,惭愧没有做一个合格的孙女;有遗憾,遗憾没来得及孝敬他;有苦涩,苦涩作为祖孙,却从未好好交流过;有不舍,不舍他的离开;有释怀,释怀所有的一切,好的,坏的。挂电话之后,又独自大哭很久,一度呼吸不顺畅,又怕隔壁的人听见,走上阳台。怎么都感觉,自己一个人,实在承受不了,犹豫很久,给暖暖拨出电话,又是大哭,一遍一遍地说起,过年最后一次见爷爷的情形,一遍一遍地说起,不知道那次见面就是永别。从下午五点左右,断断续续,一直哭到凌晨两点多,才勉强睡下。

  一夜迷迷糊糊,睡不安稳,五点多,就醒来,很清醒。弟弟连夜从深圳坐高铁来长沙,接我一起回家,当天下午,哥哥从广州直接回家,哥哥在爷爷生病时,回家照顾了很长一段时间,几天前,才从家里回到广州。我和弟弟到家时,已是下午,哥哥比我们先到。在爷爷的遗像前,我磕头,头触着地,趴在地上,长跪不起,泪流不止,很久之后,父亲过来,拉起我,彼此没说话。
  凌晨两点多出殡,闭棺之前,见爷爷的最后一面,仿佛只是睡着了,脸上有明显的浮肿,和记忆中的样子,稍稍不一样。哥哥说,去世前几天,身体本来就浮肿着。连三姑夫也经受不住这种诀别,又怕我们一大家子,哭哭啼啼,停不住,在我们靠近之前,反复高声大喊:“谁都不许哭,不要把眼泪滴身上。”其实,他自己,也红着眼眶。我们的习俗,告别时,亲人的眼泪,不能滴在去世的人身上,不然,他走得不安心。告别的时间,也没有留很长。爷爷一生,四个女儿,两个儿子,五个孙子,十一个外孙,还有重孙,重外孙,几乎都到场。都围着爷爷,来不及仔细看很久,便合棺,各种哭声,在耳边盘旋,撕心裂肺。

  爷爷的灵车在最前面,之后就是我在的大巴,大巴没开灯,漆黑一片。父亲、叔叔、姑姑等长辈都是四五十多岁的年纪了,几天几夜没合眼,早已疲惫不堪,有的累得睡着,车内一片死寂。我一直不落座,站在大巴门口,眼睛盯着爷爷的灵柩,从县城到老家,三个多小时的路程,没挪过视线,一路从黑夜到凌晨,再到天亮。下葬后,放很久很久的鞭炮,然后,所有人上车,回家。我回头,看爷爷最后一眼,在冷冰冰的地下,已变成小小的坟墓,怎么也舍不得迈开脚。和叔叔坐在最后一排,叔叔怀里抱着爷爷的遗像,用手一遍一遍的给照片擦灰尘,其实,一点灰尘也没有。
  那之后,爷爷经常走进我的记忆,加上毕业的压力,长达数月的时间里,我情绪非常低落,一直失眠,每晚被噩梦缠身。一度怀疑,再这么下去,要得抑郁症,于是,很努力的,缓解自己的情绪。还和闺蜜说起这个担心,对家人,却只字不提。

  我一直多梦,但我不相信解梦,大大小小的,好的,坏的梦,也没见得对生活有什么先兆作用,日子还是那样过。但是,我清楚记得,爷爷去世前,梦见老家祖屋的大门前,长了好高两根竹子,竹稍已经触到屋顶的瓦片,家人商量着,砍掉一颗,如果再长,把瓦片戳掉,下雨天,屋内会进水。后知后觉,讲给妈妈听,觉得冥冥之中,那根竹子可能就代表爷爷,爷爷来我的梦里,和我告别。爷爷一生和竹子打交道,竹子在他的手中,会变成漂亮的背篓、簸箕、鸟笼、扫把、刷子……耐用而美观,手艺远近闻名,也带给爷爷可观的收入。

  回想,这一生,和爷爷的交流不多,感情不深。因为相处的时间很少,因为他的耳聋,因为对我的不喜。爷爷对妈妈的态度,也间接影响我探望他的次数。我和父亲关系不融洽,而他是父亲的父亲,特定的时间段里,也影响我对他的感情。但是,血浓于水,在我心中,他始终是我的爷爷,我也从来没办法记恨他。相反,我很感念,这世,能和他成为祖孙,于大千世界里,于万千人群中,着实难得。很多伤害,并非他本意,是时代留给他的烙印,而个人,永远没办法超脱于时代而存在,比如重男轻女的思想。随着时代的进步,爷爷的思想也在进步。所以,我一路走,一路遗忘那些不快。

www.tk977.com 〖红苹果资料收集网〗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 2000-2018